【抗“疫”阻击战|沈阳地铁人】永远想着坐车人的地铁修车人——车辆中心抗疫实录

 

  2020年一场新冠肺炎的突袭,使很多人的生活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,但是沈阳地铁运营分公司车辆中心的员工们按下的却是快进键。地铁车厢属于密闭空间,除了在正线做好列车消杀之外,每天列车回段后的全面检修及彻底消杀则更为重要,这也让负责这项工作的车辆人变成了与时间赛跑的人。

“经我们检修的列车必须是安全的”

  为了能真切感受到疫情期间车辆工班工作的紧迫感,我们疫情采访工作组来到了车辆检修1部检修工班,今天他们是夜班,工班长王杨热情接待了我们。在正式拍摄之前,他跟我说工班今天晚上的活很多,明天要调整行车计划,上线车辆多,所以今晚检修任务比较重,你们跟着我们拍会很辛苦。听到这,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唯一能做的就是记录下在这特殊时段这些最普通的人。班前会上王杨认真详细的给大家布置了当晚的检修任务,并分好了组,又一再叮嘱着大家安全防护相关事宜,此时,一声鸣笛响起,当晚第一辆列车回库了。

  司机交车后,列车完成了一天的使命。回库后的列车要经过三次消毒,保洁人员会先进行第一次彻底的消毒,待车厢地面干燥之后,检修人员进入车厢进行故障排除及检修,然后保洁再上车进行第二遍的打扫及消毒工作,随后检修人员与消毒人员再对座椅、空调回风口、扶手等重点位置进行第三遍消毒,避免出现死角。像这样的重复性工作,他们一天最多会循环30遍。一列车将近120米,要完成上述的工作流程,一个人,在车箱里至少要来回走6趟。

 

  

每趟列车回库后要从头到尾进行3次消毒,确保消毒无死角

 

  “疫情期间电客车检修工作发生了哪些变化?”“疫情期间除了车下检查、客室检查、司机室检查等正常的巡视和检修工作以外,增加了车辆消杀频次及空调滤网更换清洗频次,主要为了保证车厢内清新空气流动畅通…”王杨回答道。王杨提到的更换和清洗列车内的空调滤网这项工作,给我印象最为深刻。由于空调滤网上会有很多粉尘,一旦有病毒附着在上面,会提高感染风险,因此清洗之前他们会先换上防尘服,护目镜,在疫情期间配有这身“行头”的除了安检人员及运送特殊物资的人员以外就是他们了。虽不在车站一线,但这项工作却使他们与病毒的距离几乎为零。全副武装后的他们显得很“笨拙”,行走都有些困难,平时能轻而易举走上车顶的楼梯,此刻他们是一个一个“挤”着上去的,全程他们交流都很少,因为捂的严实,说太多话会缺氧,这种状态每天至少要坚持几个小时。他们凭借平时培养起来的默契,有序拆卸车顶滤网,然后将拆卸完毕的滤网送至隔壁大库清洗间,再一块一块码好,这才能开始正常清洗。水枪冲击滤网表面那一刻,能够看到一团灰尘腾起。

  像这样的滤网,一个工班每天清洗更换近百个,当清洗消毒工作完成,滤网洗干净了,他们却脏了,摘下来的口罩的外层是黑灰色,鼻子的两侧也都布满黑色灰尘,护目镜周围也是一圈黑灰印记。防护服不透气,干完这个活他们就跟洗了桑拿一样,一个个都变成了泥人。“过滤网这么脏,如果列车上真的有病例发生了,那你们就很危险了,怕不怕?”我问王杨。“说实在的谁都害怕,本身我们就是倒班,作息不规律就容易免疫力下降,但是作为检修人,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得顶住,咱就是干这个的,尽量做好防护呗,我们必须保证经过我们手的列车是安全的,让大家可以放心乘坐,这个就是我们的任务,修车想着坐车人么,都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

 

工班检修人员对车顶空调滤网进行拆卸

 

  疫情期间,为减少人员聚集,车辆中心调整了排班计划,只有日检班组上班,一共四个班组白夜休休的倒班,在保证日常车辆检修工作的同时,平均一个工班一天更换两辆车的空调滤网,每个人工作量是原来的2到3倍,一天工作下来他们都会走上几万步。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他们从过年一直持续到现在,没有一人请假,始终坚守在各自的岗位。“工作压力这么大,也有一定的风险,是什么使你们支撑下来的?”我问王杨,“可能就是车辆人的精神吧,我们本身就是一个默默无闻作保障工作的部门,没想太多别的,只想着怎么能干好工作,清洗好滤网,保证列车完好无损在正线运行,每天平平安安出去,稳稳当当回来,让乘客都能安心坐车,我们就是干这个工作的,就得担得起这个责任。”修车想着坐车人,他们用行动履行着自己的承诺。

     

“疫情过后只想多陪陪家人”

  “每天这么忙,也照顾不了家人和孩子啊。”我随口一问,王杨指指身边的副班长于浩说:“他被孩子灵魂拷问过,你问问他”,于是我才知道了于浩的故事。

  于浩和他爱人虽不是一个单位的,但都是一线工作者。他的妻子本应该在过年期间放假在家,但因为疫情也早早返回了单位。于浩倒班基本顾不上家里,辅导6岁儿子作业的任务就落到了他妻子的肩上。“疫情这段时间,孩子经常问她妈妈一个问题‘妈妈,为什么每天在班级群里发作业的照片,我都是最后一个啊?’,他妈妈说‘因为我和爸爸在外面抗病毒,所以每天只能晚点回来教你写作业’。其实我妻子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是也没办法,现在反倒是孩子会安慰我们说没关系,你们很厉害”于浩说到这有些哽咽。“我儿子是个挺要强的孩子,在幼儿园表现很好,得了很多小红花。其实我都没有什么时间好好陪他,疫情期间陪他时间更少,感觉他突然就长大了。”说完于浩的眼圈泛红了,他的眼神中流露出对家人的愧疚。

  采访最后我问他们,疫情结束后最想做什么?很多人的回答是想回家,多抱抱孩子,多陪陪父母。以往稀疏平常的小事,在此时是那么弥足珍贵。虽然我的采访接近了尾声,可他们的工作仍在继续,很多人眼中的漫漫长夜,对于他们来说是时间紧迫,快马加鞭,疫情期间尤为如此。

 

 

此时接近零点,清洗完滤网的他们,回到检修库继续其他工作

  看着他们忙碌的背影,突然有感而发,什么是英雄?就是这些默默无闻,守得住寂寞,扛得住责任的平凡人,不是伟大成就了一个人,而是无数像他们一样的普通人诠释了伟大。

(撰稿人:孙月皎 审核人:姜明凯)